从而减少这种有可能阻碍人才流动的因素
2020-10-23 01: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亚太经合组织应妥善解决上述几点重大问题,因为与加强人才流动带来的益处相比,实现这一目标所涉及的成本和困难根本微不足道。

应对区域经济差异,解决贫困问题,并帮助欠发达经济体迎头赶上;

相互承认专业资格: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应努力促进专业资格的相互认可,同时确保维持适当的认可标准。在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的专业领域,亚太各国的专业资格要求应当协调统一。

为福利迁移提供便利:如果福利(例如强制性的养老金计划)不能顺畅地从亚太经合组织的一个成员国转移到另一个成员国,往往就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亚太经合组织应该考虑出台具体措施,为福利迁移提供便利,从而减少这种有可能阻碍人才流动的因素。

进一步促进全球一体化的努力似乎已经陷入僵局。世界贸易组织 (wto) 成员未能就“巴厘一揽子协定”中贸易便利化协定的实施达成一致,这导致各界对 wto 自身的实际作用以及多边机制的可行性产生了严重质疑。

pbec 的成员参与起草了两份文件,第一份文件呼吁亚太经合组织尽快认可并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以打破其他贸易协定造成的局限性。pbec 主席王英伟博士表示:“限制成员国数量的贸易协定具有局限性。其他拟议的贸易协定没有将中国和印尼包括在内,这表明它们没有充分认识到亚太地区这两个大国强劲的消费增长和影响力。pbec 认为,由亚太经合组织发起的亚太自由贸易区覆盖面最为广泛,同时体现了亚太地区对于全球经济的价值。”

通过协调合作完善监管环境,以抑制有意或无意的保护主义,因为保护主义往往是监管的副产物(尤其是在金融服务和民航等重要部门);

北京2014年11月10日讯 太平洋地区经济理事会 (pbec) 代表工商界利益,在亚太地区有着独立的话语权。该组织是推动建立亚太经合组织的机构之一,已成立近50年。本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在北京拉开帷幕,pbec 将借此良机呼吁峰会关注两大重要议题—亚太自由贸易区 (ftaap) 的建设和人才流动自由化。pbec 认为,这两大问题亟需引起密切注意,并需要各方通力协作,更加快速、稳妥地予以解决。

目前有四项次区域计划正在推进,这些计划或许可以在不同程度上为区域一体化提供一系列“构件”:将于2015年年底成立的东盟经济共同体 (aec)、拉丁美洲太平洋联盟、正在谈判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tpp)、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 (rcep)。

尽管此类计划一旦实施都将会为区域商业带来非常积极的影响,但现在应该把目光放得更长远,关注如何推动全面亚太自贸区的建立,这将有力巩固并成倍放大次区域协定带来的经济成效。

鉴于上述情况,亚太地区各经济体需要抓住机会,在人才流动问题上开展合作。

合理的人才流动是亚太地区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必要条件。这不仅有利于企业有效地跨区域调动人力资源;同时,个体劳动者也有机会根据自身技能在整个亚太地区寻找就业岗位。

太平洋地区经济理事会充分认识到加大人才流动的重大意义,因此呼吁亚太经合组织成员重点关注以下三个基本问题:

二十年前,在印度尼西亚茂物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经济领袖会议提出了“茂物目标”: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分别在2010年前和2020年前实现自由贸易与投资。值此茂物目标出炉二十周年之际,下文将对二十年间亚太经合组织在深化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予以盘点。

第二份文件由 pbec 的环太平洋地区 ceo 和企业主规划起草,范围覆盖了亚太经合组织的所有经济体。这份文件呼吁加强亚太经合组织各行政区之间的人才流动自由化。王英伟博士表示:“投资流向哪里,人才就跟着流向哪里。我们认为,亚太地区应该抓住当前机会,审视并评估企业实现跨境人才流动的能力。无论对于人才输出地,还是人才接收地,跨境人才流动都能带来可观的价值。”

从太平洋地区经济理事会 (pbec) 的独立商业视角来看,亚太经合组织需要认真考虑制定一份清晰可行的计划,以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关键目标。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 (apec) 成员经济体表示愿意投入力量,在整个地区实现真正的互联互通,并已成功推行了apec商务旅行卡等流动计划。但是,要想充分发挥人才流动带来的经济优势和竞争优势,特别是抓住机会、缩小亚太地区的发展差距,各国仍需加倍努力。

太平洋地区经济理事会认为,亚太自贸区愿景应包含下列基本过渡目标:

最后,太平洋地区经济理事会不无担忧地指出,一度曾对劳动力迁移敞开大门的部分经济体如今已失去了往日的热情,部分是迫于国内的政治压力。这种倒退现象应受到重点关注,并加以纠正。泛亚太地区企业要想创造价值、推动亚太地区的经济增长和就业率,就必须以鼓励的态度制定并实施顺畅且可预测的人才流动政策。

但此类计划在覆盖面和愿景上似乎都存在不足。东盟经济共同体的相关承诺将如何实施还有待观察,而太平洋联盟尚未建立起一个吸引东亚合作伙伴参与其中的框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虽然范围很大,但实际覆盖面并不广泛,尤其是中国和印尼等较大经济体都被排除在外。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也存在类似的缺点。

在中国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经济领袖会议为区域领导人提供了规划未来发展路径的机会,以指引各国在次区域计划的基础上走向真正的一体化,进而实现亚太自贸区目标。

自1989年创立以来,亚太经合组织 (apec) 论坛一直致力推动区域一体化的建设。尽管多年来采取了各种方法来实现相关目标,但区域一体化进程的切实推动并未如多数商业人士所预期的迅速。

对许多商业界人士来说,这些计划整体上代表了竞争平台走向分化,而非一体化。这在某种程度上偏离了一体化初衷。

延长专业技术人员的居留期限:亚太地区的经济充满活力、发展迅速。在这种经济环境下,企业越发需要将人才调往其他国家负责周期更长的项目工作,这些项目可能会持续5个月、6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虽然这些工作人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移民”,但是他们的居留时间远远超出了通常意义上的“出差”。适用于这些情况的移民和税收政策有可能并不明确。随着这种类型的人才流动需求不断扩大,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应努力制定一套更加清晰的“游戏规则”。

居高不下的青年失业率是一个尤为敏感的问题。年轻人口比例过高是福亦是祸。为年轻人提供就业培训,能帮助他们成长为推动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力量。反言之,如果不能提供适当的技能培训和工作机会,年轻人就有可能成为社会的负担和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根据亚太地区人口统计资料显示,劳动力的流动性有待加强。中国和日本等主要经济体都面临着老龄化和人口萎缩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也导致某些行业出现技能短缺。另一方面,印度和菲律宾等经济体存在过剩的劳动力,可以与上述经济体互为补充。

平均关税已从1989年的16.9%降至5%,同时,有关方面也努力采取措施减少非关税壁垒。区域内贸易增长了五倍以上。然而,地区各经济体之间尚未建立起能惠及商业界、改善民众生活质量的切实联系。并且,从许多方面来看,真正的区域性经济所带来的成效尚不明显,拉丁美洲与亚洲之间的沟通往来仍然只发挥出了一小部分潜力。

因此,推动亚太地区区域一体化取得重大新进展便显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和迫切。当前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亚太自贸区 (ftaap) 的建立上。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huizhijia.com河南省辉县市旱驼城荷连窗帘店 - www.zhuizhijia.com版权所有